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方式 | 申请链接 
站内搜索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庆 | 广东 | 江苏 | 山东 | 四川 | 浙江 | 辽宁 | 河南 | 湖北 | 福建 | 河北 | 湖南 | 黑龙江
江西 | 山西 | 安徽 | 陕西 | 海南 | 云南 | 甘肃 | 内蒙 | 贵州 | 新疆 | 西藏 | 青海 | 广西 | 宁夏 | 吉林 | 香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内幕揭密 >>正文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5/23 9:11:17
小维修为何频遇“大收费”?——三名维修师傅的互联网生意账本

 

    装一扇纱窗数百元,改裤脚收费几十元,修电器额外收取上门费……

  小维修为何频遇“大收费”?

    装一扇纱窗动辄近200元,修电器还需交50元的上门费,修改裤脚要花费50元……近来,有许多人发现,城市中的小维修往往会遭遇高收费,东西坏了到底修不修,找谁来修也成为日益凸显的问题。

  小维修为何会有“大收费”?三位在北京从事便民维修的师傅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越来越多的维修师傅开始入驻互联网平台扩大生意,但平台提取利润、物价上涨,以及从业人数的减少都使得收费在不断提高。从事便民维修的师傅为了提升收入,也在努力扩大自己的业务面,提升服务含金量。

  换纱窗师傅:缴纳上万元平台广告费

  “换纱窗、纱门,清洗油烟机……”这样走街串巷的吆喝声曾经是不少居民共同的回忆。但如今不少人都发现,在家附近骑着三轮车吆喝的师傅越来越少了。

  “原来修纱窗这行还会开店铺,现在大家都把联系方式挂在了网上。”随着夏季的到来,从事换纱窗的吴学斌又迎来了自己的订单旺季。为了扩大订单量,吴学斌每年要给入驻的互联网平台缴纳上万元的费用,“交的多,顾客搜索时就能更容易看到你。”

  今年36岁的吴学斌来自河北邢台,曾在工厂当钣金工的他,六年前开始跑修纱窗的生意。网络平台扩大了吴学斌的订单量,但也让他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穿梭在北京市各个居民小区。每完成一个订单,吴学斌至少得跑两趟。“第一趟是量尺寸、选窗框样式,第二趟才是安装。”如果安装的纱窗数量较少,吴学斌会选择骑电动车,如果是大订单,他则需要专门开车去。“同一天接的两个订单,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我还要拎着一些样品上门,坐公共交通不方便。”

  由于是个体户,吴学斌在定价上灵活性很大。他告诉记者,费用的高低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纱窗定制的成本、数量以及接单地点的远近。

  “比如说,我从南五环跑到东五环,只安装了一两扇纱窗,这个价格就会定得高一点,可能每扇需要180元。”吴学斌举例道。如果是数量较大的订单,他也会选择薄利多销,“有时我也会和一些装修队合作。如果一次性安装的纱窗数量多,120元一扇也是可以接受的。”

  吴学斌告诉记者,安装纱窗的价格走高也与进货成本的提高有关,“现在北京市区内已经几乎没有专门的纱窗制造厂了,都要跑到河北去进货。”

  而刚装完纱窗的消费者王先生告诉记者,互联网上各商家报价不统一,商家间存在无序竞争等行为也导致换纱窗差价较大。

  吴学斌有很多老乡也在从事这个行业,订单量大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到上万元,少的时候收入则要减半。在吴学斌看来,这个行业还是比较适合中青年从事。“现在接单都是用手机,年纪大的人玩不转,也会觉得把钱交给平台打广告不划算。”

  换锁工:“干这行的年轻人太少”

  年过半百的袁心三在北京朝阳区一家菜市场里开了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店铺,主要从事配钥匙、换锁、修鞋、换电池等便民服务。由于周边居民区密集,周末的傍晚,袁师傅的店里差不多每10分钟就有顾客上门。

  袁心三30年前从安徽庐江县来到北京打工,做过各种活计,最后干起了配钥匙、换锁的生意。“北京租房客很多,基本换一个租户就需要换锁,生意还挺好。原来我在附近的一家邮局门口开店,当时街上也很容易找到像我这样的小店。”袁师傅回忆道。但随着租房成本的上升,这样的维修店铺如今基本都藏在菜市场或者老旧居民区里。袁师傅在菜市场租下的店铺每月租金要5000元,除去其他成本,每个月纯收入5000多元。

  袁师傅告诉记者,配一把钥匙的价格在3元~10元不等。为了增加收入,同时满足周边居民的多元需求,他也陆续在店铺里增加了修鞋、洗鞋、换手表电池等小维修服务。“我干这行已经20多年了,现在还在做这行的年轻人太少了,都愿意去做房产中介或者快递员。”袁师傅感叹道,如今像他一样开店的基本都是50岁左右的人。而由于生活成本的上升和年龄的增长,袁师傅有许多原来也在北京开便民维修店的老乡都陆续放弃了店面,选择返乡。

  近两年来,袁心三也注意到有许多维修师傅把服务搬到了网上,以此扩大接单量。袁师傅曾经也尝试过,但他发现不管是否成功接单,只要接到电话问询平台都会收取费用。在袁师傅看来,这种方式并不划算,“还是守着店安心,每天也能按时上下班。”

  袁师傅认为,平台缺乏监管,收费标准不一且不透明,因此,网上接活儿的收费也会随平台提取的中介费而上涨。

  裁缝:根据工艺难易和时间收费

  生活中人们难免会需要修改衣服,特别是换季时。已经从事服装设计制作工作8年的陈明星告诉记者,“规模化生产的成衣无法适合每一个人,总有一些人得修改好才能穿。”

  “一般小区周边都有修衣服的地方,但只一些工艺复杂的衣服,只有会做衣服的裁缝才能修好。”陈明星说:“每件衣服的工艺都不相同,只有了解衣服制作的具体工艺,才能修旧如新。”

  因为母亲就是一名裁缝,陈明星从小就学会了很多手艺,2010年来到北京后,她专门去北京服装学院学习了一年。2012年,她和朋友严可在望京开办了服装设计工作室。“在我们的设计、制作、修改业务中,修改能占总体的30%左右。”陈明星介绍,上扣子、改裤脚、改裤腰的比较常见,收费主要根据衣服工艺的难易程度和时间成本确定,“比如改裤脚一般收费在30元,手缝边的西裤工艺要难一些,每次50元,而牛仔裤布料比较硬,收费也是50元。”

  和很多手艺人一样,陈明星和严可也把工作室挂到了互联网平台。她们说,互联网平台年轻人用的多,便于开展业务,但入驻后会收取一定费用,“以前我们做过9.9元改裤脚的优惠活动,平台每次收取0.8元,实际到手只有9.1元。”

  今年年初,她们把工作室搬到了临近小区的半地下商铺里,接到的业务也比过去提升了近两成,“以前工作室在高层居民楼,很多人都找不到地方,大部分都是通过互联网平台找过来。”除了位置,房屋租金也是陈明星不得不考虑的因素,“现在房租越来越贵,能占到总成本的一半左右。”

  搬家后,居民很容易就能发现陈明星的店铺,来自小区的业务也多了起来,网络接单则中介费提取时高时低。陈明星建议,互联网平台应规范收费标准,让“小维修”更好地服务居民生活。


 
--> 相关链接
 
· 金安脆桃为何这样“甜”?桃商想压级压价都没门!
· 高温气候下,发生了高温中暑该怎么办?
· 暴力拒绝阻挠环保检查?当心企业环境信用“一票否决”
· 又是一年毕业季,合伙创业应知道的事
· 起底EAORON澳容 澳洲药房销量最高的一线美妆大牌如何...
· 合格率较低安全隐患多,网售儿童家具,如何买得放心?
· 免费上门清洗金饰?铜陵一老太金耳环被“洗”成铜耳环
· “全屋整装”引发消费纠纷 淮南市消保委:谨防整装营...
· 合肥的消费者花17万元买的品牌木门竟是假的?
· 北京卖煎饼、烤肠的早点铺要消失? 经许可便利店可制...
 
  综合新闻 更多>>
--> 最新投拆
--> 联动记者 --> 联动律师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记者在线 记者咨询

 最高检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国家公安部 国家人事部 国家农业部国家外交部 国家邮政局 广播电视局 国家体育总局 国家司法部 国家铁道部 国家审计署 药品监督局 国家测绘局
 中国海关总署 国家教育部 国家财政部 国家水利部 国家证监局 国家烟草局 知识产权局 国家税务总局 信息产业部 国土资源部 国家发改委 劳动社保部 国家海洋局 中国人民银行
 国家工商总局 国家监察部 国家建设部 国家卫生部 国家林业局 国家统计局 国家环保总局 国家民政部 国家交通部 国家文化部 国家旅游局 新闻出版署 煤炭工业局
 中国民航总局 国家商务部 国家计生委 国家纺织局 国家银监局 国家信访局 国家轻工业局 国家质监总局
友情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央电视台   凤凰网   南方周末   法制日报   经济日报   百 度   正 义 网   传播中国网   焦点新闻网   时代纪实网   中国传媒联盟   中国发展报道网   人物访谈   产新网   香港卫视经济新闻网   中海网   环境时报网   辽新网   东方视点
   
本站点所有内容为公道网版权所有,未经公道网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xfrba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gongdao551@126.com 皖ICP备12004459号